1. <tr id='veeza'><strong id='veeza'></strong><small id='veeza'></small><button id='veeza'></button><li id='veeza'><noscript id='veeza'><big id='veeza'></big><dt id='veeza'></dt></noscript></li></tr><ol id='veeza'><table id='veeza'><blockquote id='veeza'><tbody id='veeza'></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veeza'></u><kbd id='veeza'><kbd id='veeza'></kbd></kbd>
    2. <fieldset id='veeza'></fieldset>
      <ins id='veeza'></ins>
      <span id='veeza'></span>
        <acronym id='veeza'><em id='veeza'></em><td id='veeza'><div id='veeza'></div></td></acronym><address id='veeza'><big id='veeza'><big id='veeza'></big><legend id='veeza'></legend></big></address>

            <dl id='veeza'></dl>

            <code id='veeza'><strong id='veeza'></strong></code>

            <i id='veeza'><div id='veeza'><ins id='veeza'></ins></div></i>
            <i id='veeza'></i>

            減負的中小學,不該再有上不完的培訓班

            • 时间:
            • 浏览:18
              為瞭進一步規范校外培訓,減輕中小學過重課外負擔,教育部近日印發瞭《義務教育超標超前培訓負面清單(試行)》。
              從禁止教授小學1-3年級學生四位數及以上的加減法,到禁止讓“小學低學段學生理解《滕王閣序》”;從禁止在寒暑假培訓下學期教科書知識內容,到禁止使用繁、難、偏、怪的練習題,這份負面清單細致得讓人驚嘆。
              作為判定培訓機構改革教學內容是否超標超前的“說明書”,這份負面清單為各地開展查處提供瞭明確依據。當前,所謂的“培訓”大多數都是“提前學習”,雖然短期內可以提高成績,但從長遠來看,揠苗助長不但會擾亂正常教學秩序,還會對孩子的成長造成傷害。
              近年來,從中央到地方,在治理校外超前超標培訓問題上下瞭大力氣。“校外培訓機構不能提前學、超綱學”,已基本成為共識,相關部門也要求每個培訓機構把培訓班次、培訓內容、招生對象等報教育部門備案審核,審核同意之後才能辦班。
              超前學習培訓班之所以有市場,並不難理解。在當下仍以分數作為主要標準來評價學生、作為招生主要依據的背景下,傢長們的焦慮需要有寄托,這時候一些培訓機構便會趁“需”而入,滿足傢長、孩子“彎道超車”的願望,哪怕隻是一種短期的提升。別人傢孩子在補,自己要是放棄的話,總覺得輸在瞭起跑線上。
              而教育資源的不均衡更助推瞭一些中小學校與校外培訓機構互相勾連,少數教師采取“課上不講、課下講,校內不講、校外講”,也會逼迫一些學生參加校外培訓。這也就可以解釋,面對這份詳細的負面清單,為何一些傢長會擔心超前超標學習仍然難以避免。
              因此,校外超前超標必須嚴打,評價體系的改變與健全也要加快速度,才會更快鏟除校外超標超前培訓的土壤。
              需要註意的是,在嚴打嚴查校外超標超前培訓的同時,也要加強對校內教學的監管,確保“不超”的同時也“不漏”,若出現校外“不能講”,校內“沒有講”的情況,不僅是對學生的不負責,也是失職失責。
              這份負面清單會產生什麼的效果,作用有多大,還得通過實踐來驗證。可以肯定,隻要各地相關部門不打折扣地實施,一定能讓許多學生、傢長受益。
              如何減輕中小學的負擔,如何評價義務教育階段的成果,一直都是社會關切的重要話題。每一次改變、每一次努力,都讓我們距離美好目標更近瞭一些。也隻有不斷深化制度改革,建立健全多元評價體系,孩子才能真正找回這個年齡應有的快樂,而不是長大後回憶童年,隻有做不完的難題,上不完的培訓班。